小时候每天晚上都会做梦,梦里的故事五彩缤纷,有时候我在想,如果我文笔够好,能够把它们记述下来,那一定很有趣…..

  星期天,天气温和,万里无云。我在院子里看着书,妈妈则在洗衣服。过了一段时间,一个人走了进来,是外公。母亲连忙站起迎了上去,“爸,你怎么来了?”妈妈笑着问。“来看看外甥”外公说着望向了我,脸上露出了不易察觉的微笑,“到我家去玩,怎样?”。 “行。”我一口答应。母亲交代了几句后我便与外公离开了。
  外公一直在前方走着,丝毫不回头,我跟在身后,观看着周围的秋景,落叶像蝴蝶一样自空中盘旋而下,不知不觉我竟然发起呆来。望着望着,突然空中涌现了一层薄薄的雾气,来时的路变得茫茫一片。渐渐地,空中的落叶变成了一张张黄色的纸钱,到处纷飞,地上瞬间便积了厚厚一层。我使劲地摇了摇头,刚才的景象霎时消失,不留一点痕迹…我望向前方,外公已经走了很远了,我加紧步伐跟了上去,外公依旧沉默不语,自顾自的走着。这时一个熟人走了过来,外公这才停下来与其闲聊,我继续走着,心中思索着刚才的一幕,一阵阵心惊。走了一段距离,我发现后面没有了脚步声,我猛地回过头,外公与那个人都消失的无影无踪!“他们一定到附近聊去了吧!”我自我安慰道。
  继续前行,前面出现了一条横过马路的河。“没有啊,以前没有啊。”我有些惊讶,心跳开始加速。河的对面有许多阶梯,每个阶梯上都坐着一个人,都是些青少年。扫视了一下,我蓦然发现,右侧的石阶第三排竟然空着一个座位,好像专门为我而留,他们坐在那,一动也不动,脸上没有一点生气,像一个个死人的蜡像。我不自觉地走了过去,来到河边,向河中一看,一条条一米多长的乳白色的蛇形物在水中自由自在的游来游去,看了良久竟未认出它的品种。“是一种新型的鱼类吗?”我心中打着鼓。慢慢涉过河去,蛇形物触到肌肤有一种滑腻的感觉,快速地渡过河,我来到空阶上做了下来。
  过了良久,第一排的一个少年转过了头,露出了诡异的微笑。“你相信你后面那个人把肚子抛开死不掉吗?”我的心颤了一下,回答说“不相信!” “哈哈,你输了,要留下来哦”少年大声笑着,面部微微有些扭曲。稍刻我听到身后有了声响,我转过头去,目睹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场景,那个男孩不知从哪掏出了一把水果刀,面无表情,狠狠插入了自己的肚子,慢慢切开,好像与自己毫不相关,鲜血染遍了石阶,最后他倒了下去,肠子顺着石阶滑了下去。此刻我害怕的动弹不得,愣愣地望着这一幕。可一切没有结束,那些白色的肠子滑入河中竟然自己蠕动起来,我死死地盯住河中的鱼,“那些都是肠子,一个个活人的肠子!”我内心呐喊着。我迅速站起来,来到其他一些人的身旁,他们的身体冰凉,肚子中的内脏都被整个刨了出来。
  “害怕了?”先前的黑衣少年微笑着,“来这里的人都得死。”慢慢地站了起来,他的皮肤迅速失去水分,枯萎。紧紧贴在了骨头上,显出了他那因为高兴而扭曲的头颅,“又一个,又一个,哈哈..”
  我的思想快速的思索着,“这是梦,这一定是梦,水,对,水可以救我。”我飞快地向河边跑去。
  “混蛋,不要跳,跳了你会一直做噩梦做到死。”他疯狂地向我扑来,我不顾一切跳了下去,从梦中醒来…

0
赞赏

微信赞赏支付宝赞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