过去

二十八这天,我已经在家里和周围的小伙伴们玩了好久,见到快过年了,内心总是兴奋不已,虽然过年后就要开学,但这依旧无法浇灭我过年的热情。

大年三十的早上,我早早起床和父母一起收拾好屋子,然后就前往幺奶家吃年饭,那时候人很多,大家都在,一起热热闹闹的吃完午饭,然后各种唠嗑,交流感情。

我们小孩子是有红包拿的,拿到了红包,我们就一起去买炮竹玩,虽然这些亲戚家的孩子可能因为和我家距离太远,很少有机会在一起玩,所以不是很熟悉,但当大家都一起玩炮竹的时候,感情也自然熟络起来。小孩子的内心没那么多弯弯绕绕,有人一起玩当然是开心的。

我们除了买鞭炮,还会去买玩具枪,这两个东西是我们新年必备的玩具。那时候的炮竹种类很多,玩具枪的种类也很多,来到大街上,两边都是摆的各种年货的地摊,其中就有很多炮竹和玩具枪,这还不算一些有门面的商店,种类更是繁多。

大年三十的晚上,我会跟着父亲一起熬夜到十二点。因为我们需要点燃炮竹来迎接新年的到来,那时候不知道炮竹是干什么的,以为是一种庆祝,后来才知道中国传统文化有驱年的习俗,不过当成一种庆祝新年的行动,却也是不错的。可惜的是,我从来无法熬到十二点,小孩子熬夜的能力还是较差的,每次大概十一点半左右就昏昏欲睡,然后就躺床去了。等到十二点到的时候,父亲会把我喊起来,然后这时候我会重新爬起来加上外套,看完外面夜空中绚丽的烟火,那时候的烟火真的很多,很绚烂,放的人多,种类也多,持续的时间也长,看完烟火,然后满足的进入梦乡…

大年初一的早上,我早早的爬起来,虽然很早,大概早上六点左右,但是精神还是不错的,因为我知道自己即将获得不少压岁钱,小时候拜年的顺序基本是无例外的,首先是大妈家,为什么呢?一个是因为她的家离我最近,另外就是因为大妈小时候对我特别好,每年都会给我买新衣服,给我压岁钱。接着是去奶奶家,奶奶家住的比较偏僻一点,然后就是其他住在同一个大街上的亲戚。至于其他远一点的就是父亲骑车去了。

接着的时间里,最开心的就是各种吃大餐了,因为会陆续的有亲戚家的人过来吃饭,或者我们去亲戚家吃饭,大人们交流大人们的,我们小孩交流我们小孩的,其乐融融,吃好了,也玩好了。

现在

二十八这天,我从工作的地方回到了家,现在的我对过年提不起一点兴趣,之所以回家过年也只是为了家人团聚,陪陪父母而已。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我抢到了回来的火车票,想着回来后要面对大婶大姑们的唠叨就有点心烦,结婚没,买房没,工资多少等等,这些魔咒从我工作之后就无时无刻困扰着我,让我的内心无法平静。如果这些是善意的也就罢了,但其中不乏一些似乎要攀比看笑话的人在。从此我便为这些功利性很强的事情牵动心神,而没办法安心过个好年。周围的小伙伴也渐渐疏远,因为工作后见面实在太少,然后各自忙着自己的生活与事业,然后就各自渐行渐远了,虽然见面依旧会开几句玩笑,打个招呼,但感觉也就是象征性的问候而已,没有之前那么深厚的感情,即使有,但无奈找不到共同的话题,无欢而散。

大年三十的早上,这是放假回来的第三天,总感觉很是匆忙。回家的我起来的很早,我们不再去幺奶家过年了,因为一些人走了,一些人没回来,幺奶们也老了,于是也就不麻烦他们了。我们再无法欢聚在一起,热热闹闹的吃个年饭。但是这样也好,自从工作后,就越发少有时间和亲戚家的小孩交流,大家见面后都不怎么说话,相互很陌生,即使说话也是问,你现在在哪工作,工作如何,媳妇有了没这些话题,不咸不淡。

街上也没有小时候的繁华,路边看不到几个摊位,炮竹的种类少的可怜,甚至只有很正式的鞭炮与烟火,而小时候各种造型,各种玩法,各种花样的炮竹都一一消失在岁月当中。商店中玩具枪的种类也少的可怜,而且很低龄化的外形,我们小时候可是有各种类型的玩具枪,仿真度也很高,有的甚至支持拆卸组装。不过从大人的眼光来看,这样也好,起码孩子的安全得到了更大的保障,炮竹和玩具枪这些都是危险的东西,虽然知道这样,但看到现在凋零的景象还是不禁心中一叹,一股陌生感油然而生,找不到那时候过年的感觉,也许现代孩子的玩具更多是手机和平板电脑吧。

大年三十的晚上,我依旧会跟着父亲一起熬夜到十二点,这时候应该是最温馨的时刻了,而现在的我终于是可以熬到十二点,然后去点燃那除岁的炮竹。遗憾的是现在的夜空没有小时候那么绚丽了,放炮的人少了,烟火的种类也少了,偶尔看到夜空中几处单调的烟火,没有太多让人沉醉其中的感觉。没看一会儿变匆匆去睡觉了。

大年初一的早上,我依然得起来很早,但是不复小时候兴奋的心情。现在的我不可能再去要压岁钱了,也不会因为一点压岁钱而高兴。现在的我不但要走一个镇子上的亲戚,其他地方的也要走动,而这时候我才发现我原来那么多亲戚,但是我却都不认识,有的甚至没见过面。于是每年这唯一一次的走动都会很尴尬,每去一个亲戚家,我都要问旁边的人我应该叫他们什么,然后满脸笑意装作很熟悉的样子,去叫一声称呼,寒暄几句。这时候我突然发现,我对父亲这边的亲戚竟然知之甚少,并且几乎没有什么交集和感情,他们对我唯一的羁绊或许就是那一声声称呼了。

接下来的时间便是和小时候后一样,吃着大餐,但是同龄的人却见不到几个了,出嫁的出嫁了,打工的打工,总之各有各的故事没办法过来。

未来

我希望未来可以过个简单的年,不用四处走人家,就关系好的人一起好好吃顿饭,一起去看个贺岁档的电影,或者去旅个游什么的。大家都忙了一年,需要过的是一个安心的,放松的年,没有无关紧要的人打搅,没有无关紧要人的唠叨,然后休息好后,整装待发..

0
赞赏

微信赞赏支付宝赞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