标签 文学艺术 下的文章

致爱人

亲爱的
倘若我再无法遇见你
那就永远不再相遇
我喜欢蓝色的天,洁白的云
我愿意做一只飞鸟
乘着夏日的风
去追寻恋人的足迹
然而岁月终究有限啊
当我的内心逐渐疲惫
当我的羽毛不再光鲜亮丽
请让我埋葬在曾经
化为爱情中婉转的诗句

0

孩子.故事 – 花田半亩

摘自田维的 花田半亩 2005-10-15 18:28:16

无知的孩子,在大树上刻下名字,于是大树承担了他成长的疼痛。

那一处刻刀留下的残忍,随了光阴的婆娑,飞去很多年无声息的变迁。

大树,总在风的经过里,无表情地唱起幸福或者荒凉。
它就坚定着站立在那,看孩子换下衬衫,穿了棉衣,看孩子丢了布娃娃,戴了红丝巾,它心里明白一切,却不出声音。

阅读剩余部分 –

0

梦中扯谈

随着年龄越来越大,我做的梦也越来越少了,或许是因为我越来越现实的缘故吧 。真的很怀恋在梦境与现实之间徘徊的日子,虽然很迷茫,但总觉得这个世界存在着与梦境中一样的美好。我的精神无比的充实,我会用各种华丽的词藻来描绘一些动人的爱情,亲情与友情,也会用自己丰富的幻想来构造出自己的精神世界,那个无暇美丽的世界 。但现实是残酷的,我越来越难发觉世界的美好 ,纵然我坚信,这个世界一定是有可爱之处的。

阅读剩余部分 –

0

朴树崩溃大哭和“等你所有朋友都离开了,你就逃也想逃到一个家庭里去了”

一场雨一下,上海再也没回到30度以上,看看天气预报,大概也明白,就算是秋老虎,也蹦跶不了几天了。

不用开空调了,快要穿长裤了,又到秋天了。

古人大都在秋天悲叹,我却一直都挺喜欢秋天的——它不冷不热,气候干燥,每天在外面都觉得神清气爽。

但前两天我突然不这么觉得了,前两天翻了翻日历,想到今年又过去3/4,我过了今年,离30岁又近了一步。

可能是因为老了,可能是因为最近生了一场慢性胃病,感觉很难痊愈了,结果本以为早已远离我的焦虑感又回来了。

我问自己。

一年又过去了。

阅读剩余部分 –

2+

人生不如意者,十有八九

有的时候我在想,既然你没有灵光的头脑,逆天的运气,那么就踏踏实实做事,一步一个脚印,好好的去享受过程,不要在意结果。

结果是很重要的但也不是特别重要,说它重要是因为你所有的奋斗都是为了一个结果,说它不重要,是因为如果你认真地去为之奋斗了,那么即使没有得到它,那又能怎样呢,没必要为之烦恼,忧愁,尽人事知天命而已。
阅读剩余部分 –

1+

随感

在这个功利化的社会,衡量一个人是否优秀的标准就是看你赚了多少钱,这种标准简单粗暴,大家都被生活的压力所压迫,他们没有时间从其他方面来考量一个人。

从现实角度来说,这种衡量是很实在的,因为在大家眼中,品德,工作能力,责任感。前景都是很飘渺的东西,他们注重于你现在的价值,而这个价值主要体现在你身价上面,更甚者,这个价值是体现在你的可挪动资产上面,因为这些东西可以实打实的带来生活条件的提高,可以带来优越感;因为当今社会,钱接近于万能。
阅读剩余部分 –

0

过年

过去

二十八这天,我已经在家里和周围的小伙伴们玩了好久,见到快过年了,内心总是兴奋不已,虽然过年后就要开学,但这依旧无法浇灭我过年的热情。

大年三十的早上,我早早起床和父母一起收拾好屋子,然后就前往幺奶家吃年饭,那时候人很多,大家都在,一起热热闹闹的吃完午饭,然后各种唠嗑,交流感情。

我们小孩子是有红包拿的,拿到了红包,我们就一起去买炮竹玩,虽然这些亲戚家的孩子可能因为和我家距离太远,很少有机会在一起玩,所以不是很熟悉,但当大家都一起玩炮竹的时候,感情也自然熟络起来。小孩子的内心没那么多弯弯绕绕,有人一起玩当然是开心的。
阅读剩余部分 –

0

梦境之姐姐

        最近家里突然来了一位姐姐,长的很是漂亮,然而我却没有任何印象。妈妈牵着姐姐的手,来到我面前,对我说:“我和你爸爸要出差,就由你姐姐来照顾你。” 我很是好奇,因为之前我从未见过,想着是哪个亲戚家的,于是私下问妈妈,这是哪家的大姐姐,妈妈却一脸责怪的说:“什么哪家的,这就是你的亲姐姐啊!” 说完便和爸爸一起离开了

        我望着这位姐姐,满脸疑惑,心里想着:“亲姐姐?可我不是独生子吗?”,一个个疑问涌上心头,最终我甩了甩头,把这些想法抛到了一边。这位姐姐看起来很空灵,美的有点不真实,她明明就是我的面前,我却觉得离她好远。我轻轻的喊了一声姐姐,然后无所事事的走进了屋子,姐姐微微一笑,端庄大方
阅读剩余部分 –

1+

思考死:有意义的徒劳-周国平

死亡和太阳一样不可直视。然而,即使掉头不去看它,我们仍然知道它存在着,感觉到它正步步逼近,把它的可怕阴影投罩在我们每一寸美好的光阴上面。

很早的时候,当我突然明白自己终有一死时,死亡问题就困扰着我了。我怕想,又禁不住要想。周围的人似乎并不挂虑,心安理得地生活着。性和死,世人最讳言的两件事,成了我的青春期的痛苦的秘密。读了一些书,我才发现,同样的问题早已困扰过世世代代的贤哲了。

“要是一个人学会了思想,不管他的思想对象是什么,他总是在想着自己的死。”读到托尔斯泰这句话,我庆幸觅得了一个知音。

死之迫人思考,因为它是一个最确凿无疑的事实,同时又是一件最不可思议的事情。既然人人迟早要轮到登上这个千古长存的受难的高岗,从那里被投入万劫不复的虚无之深渊,一个人怎么可能对之无动于衷呢?然而,自古以来思考过、抗议过、拒绝过死的人,最后都不得不死了,我们也终将追随而去,想又有何用?世上别的苦难,我们可小心躲避,躲避不了,可咬牙忍受,忍受不了,还可以死解脱。惟独死是既躲避不掉,又无解脱之路的,除了接受,别无选择。也许,正是这种无奈,使得大多数人宁愿对死保持沉默。 阅读剩余部分 –

0

分类

标签云

Anything in here will be replaced on browsers that support the canvas element

统计

  • 0
  • 75,431
  • 56